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澧兰

苦栗豆腐

2019-08-23 09:34:07  来源:张家界日报  作者:王征桦  阅读: 张家界日报社微信

    在我记忆里,母亲每年都要做一桌苦栗豆腐。我会端着碗,坐在屋子前的场地上,慢慢地吃。苦栗豆腐有着淡淡的涩味,犹如我的童年。对于一碗入口即化的苦栗豆腐,我会吃上半个小时,吃一小口,看一眼天空,我对美味的享受似乎就停留在那里,和云朵、溪水、竹林联系在一起。
    6yh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制作苦栗豆腐的原料,来源于苦槠树的果实。快到下霜的时候,苦槠树已经是果实累累,挂满了枝头。风一吹,胀破外壳的苦栗,纷纷从树上掉落下来。槠树之下,褐褐的一片,全是光溜溜的栗子。
    6yh张家界新闻网

    槠树漫山遍野,生长在贫瘠之处,它低矮,很少能见到亭亭玉立、高大挺拔的槠树。槠树恐怕是最卑微之树了,但它的果实却最为我们喜爱。苦栗是圆圆的陀螺状的,在它的尾部插上一根小竹签,用手一旋,它就会像陀螺一样的转了起来。女孩子则用绳子把苦栗穿起,戴在颈项上,像一串褐色的项链。
    6yh张家界新闻网

    最有趣的事是打栗子。农历十月,天气不热也不冷,正是上山打栗子最好的时候。屋后的“棺材岗”上,是大块大块的岩石。岩石缝里,生长的都是苦槠树。这时候,岩石上的苦栗,已落下了好几层,用手捧一捧,不多时篮子就满了。要是不想要地上的栗子,也可以用棍子去抽打槠树的枝条,那苦栗便簌簌地掉进树下的竹篮里。遇到高一点的树,抱着摇一摇,苦栗也会如雨点般散落下来。
    6yh张家界新闻网

    一篮子、一篮子拎回家的栗子,被母亲曝晒在太阳下。一团箕、一团箕的苦栗,黄澄澄的。看着它们,我的心中有了满足之感,因为这些栗子都是我从山上打来的。曝晒几天后,栗子的硬壳裂开了,母亲就把它们倒在地上,用小凳子的面在上面反复地压揉,雪白的栗仁便蜕壳而出,如一粒粒大的珍珠。
    6yh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这些白嫩的果肉,要放入水中浸七天。用水浸栗肉,是为了去除涩味。把水浸过的果肉伴水磨成粉,然后将适量的粉倒进锅内,用清水搅拌均匀,用火慢慢加热,边加热边搅动。等当锅中的粉糊起泡,放出褐色的光亮,就标志着“豆腐”熟了。这时候,母亲把“豆腐”从锅中舀起,放进木盆里,等木盆里的液体凝固后,苦栗豆腐就算做好了。
    6yh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制作苦栗豆腐的过程并不复杂,但苦栗豆腐的成品差异却很大。差异的关键是用火和搅拌的功夫。母亲说,这时候,手感和眼睛是至关重要的,至少要有十次以上的经验,才能做到得心应手。做好的苦栗豆腐呈黄褐色,柔软晶莹,但略有苦涩。那时候,保存苦栗豆腐的方法是加山泉水,把苦栗豆腐放在山泉水里浸着,每两三天换一次水,可以保证苦栗豆腐经月不坏。
    6yh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用苦栗豆腐做菜也很方便,将锅烧红后,放一点油,把切成小块的苦栗豆腐,倒进油锅里,放点食盐、辣椒,炒一下,再淋点酱油,撒点味精和葱花,一盘炒苦栗豆腐就成了。有肉的时候,母亲也煮苦栗豆腐。把肉炒熟,放在苦栗豆腐一起煮,味道极鲜美。
    6yh张家界新闻网

    我确信童年时苦栗豆腐的味道,还在那里,还在我心灵的一角。现在,如果我想要,还可以找到它。6yh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6yh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返回栏目[责任编辑:张家界新闻网]

举报此信息
进入张家界新闻网微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