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澧兰

腊月的味道

2019-12-30 15:34:37  来源:张家界日报  作者:戚思翠  阅读: 张家界日报社微信

    腊月是有味道的,那味道绝美。舌尖流连,心尖忘返,因那魂牵梦绕的味道叫年味。OUX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季羡林先生曾言:“虽然年像淡烟,又像远山的晴岚,我们握不着,也看不到,但当它走来的时候,只在我们的心头轻轻地一拂,我们就知道年来了。”颇喜欢此言,如果年是一句“哎哟,你也在这里啊”,那背景就是腊月,一场怦然心动的邂逅,便在舌尖上芬芳起来。OUX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腊月的味道,最先登场的是腊八粥的香味。母亲熬的腊八粥是最好吃的。为了一锅腊八粥,母亲好生准备着。熬粥时,先把不易煮烂的黄豆、红豆、花生、莲子等提前泡胖,后下入大铁锅用旺火煨煮,待它们开花笑了,再放入糯米、小米、山芋干熬到快熟,最后放入青菜,改小火,不急不躁耐心地熬着,为防溢出,将木锅盖敞开一道缝。锅内咕嘟咕嘟地欢快歌唱,让孩提时的我感到心里暖洋洋的。刚出锅的腊八粥热气腾腾,稠糯可口,粒粒晶莹,粥香四溢。人人吃得肚大腰圆,连打饱嗝,都不想丢碗。OUX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腊月的味道,最勾人魂魄的是腊肉的香味。食腊是很多中国人的传统,因为腊味的天性是抗寒抗湿的,特别适合在阴冷的冬日里吃。所以,很多地方都是一到过年,就必吃腌腊食品。虽然做法多种多样,但殊途同归,追求的都是一个热气腾腾。OUX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这种神奇食物,制作时间必须在冬天。在寒冬腊月,晾制成的腊味品质最高,口感最佳。当这些历经了天寒地冻的腊肉、腊肠、腊鸭、腊鱼被烹饪之后,却又变成了餐桌上释放最多热量的一道暖菜,这其中的反差引人深思,品味无穷。如是母亲在某日烧菜时唠叨着少放些盐啊,我们就听出了快乐,听出了幸福,不用说,那菜里一定是放了咸肉的呀。想象着喷香的腊肉吃下去的美妙,不禁咽一口唾沫,喉咙里咕咚一声。眼看着锅里被煮得不停跳动的萝卜和几片诱人的腊肉。有时不一定是腊肉,只是几片腊肉皮子,是母亲平时用来熬油炒菜的,在确认无法炸出油来时,索性最后一次利用,炖煮给一家老小吃掉。腊肉皮的味道更美,嚼在嘴里,硬啾啾的,很耐咀嚼,百吃不腻。OUX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腊月的味道,最令人回味的是雪香和梅香。有句俗话说得好,人靠衣妆马靠鞍,时光也是,进入腊月,腊雪就是腊月最美的妆饰品呢。风挽裙袂,雪花起舞,皑皑白雪,银装素裹,迷倒多少望穿醉眼。冬天麦盖三层雪,明年枕着馒头睡。麦苗枕雪,溢出馒头的清香;孩童戏雪,追逐纯真的快乐;大人望雪,风起处,岁月如歌;老人尝雪,舌尖上,瑞雪丰年啊。自小酷爱腊梅,每每寒冬腊月的雪天都要与腊梅花“约会”,欣赏她凌寒傲雪绽放的风采。一阵暗香飘浮过来,我会不顾一切地来到一个院落,一幢老房子前的一个院落,看着墙角盛开的腊梅,忘了寒冷,来了精神,好似邂逅了故友,心情无比快乐,无比清雅。OUX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腊月的味道,是年夜饭的味道,是家人团聚的味道,是母亲的味道,是乡愁的味道。腊月行走到月底便到正月初一,那味儿就不仅是图个吃,还可以在欢乐海洋里泛舟。OUX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红门联,喜庆词,连天炮仗酒香时;互道贺,团圆时,家家户户喜庆里;红孩子,黑孩子,蹦蹦跳跳跑大年;过大年,看大戏,人人会唱样板戏……OUX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在古老的华夏大地上,腊月的味道就是过年的味道。过年的味道不仅是五谷酒香满院春,而且是人文情怀味道的百花齐放,团圆是根本,喜庆是主题。OUX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OUX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返回栏目[责任编辑:张家界新闻网]

举报此信息
进入张家界新闻网微站